序章 (1) |第一場 賭徒Gambler (1) (2)

第一場 賭徒Gambler(1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 大角咀馬會投注站。

 我蹲在門外。

 「八號!上!上!上!」我看著手機的直播賽馬賽事大叫。

 「五號!上!上!上!」我身邊的大叔也在大嗌。

 我們兩人對望了一眼,大家心中知道,很明顯,在這一刻我們是...「敵人」。

 「八號!外檔!上!」我叫得更大聲。

 「五號!飛黃騰達!飛黃騰達!」他又提高了聲浪。

 「大叔!你跟我在玩嗎?我大聲,你又比我更大聲!」我掉下了煙頭。

 「你傻的嗎?香港法例寫明不可以嗌得比你大聲嗎?」他話一說完,繼續大叫:「五號!五號!上!」

 「東非你隻黑狒狒!」

 這句其實是粗口,不過我都習慣用地方名當成「動詞」,動物名當成「名詞」,就如「幹你娘」的意思:「五號?嘿,去吃屎吧!一看就知跑不出!」

 「五號吃屎?你的八號屎也沒得吃!大冷門,可以跑出,我跟你姓!」

 「大叔怎樣了,想打架嗎?」我站了來。

 「別以為你後生,阿叔就打不過你!」他也站起來:「來!打我!打我!」

 「我怕你!打你就打你!怎樣了!」

 我們裝腔作勢擾攘了一會,當然,我才不會出手打人這麼笨,香港人都習慣了...「靠嚇」。

 就在此時...

 「第一名衝過終點的是一號、第二名是四號、第三名是七號...」

 我立即拿起手機看:「媽的!我條連贏位置Q斷了!」

 我再看看那個大叔,他已經沒有心情再跟我吵,雙手抱頭蹲在地上。

 「嘿,LOSER!」我話一說完,轉身就走。

 雖然我也輸了錢,不過,我才不會像這個沒用的大叔一樣,只因...

 輸錢、輸什麼也不緊要,最重要...不輸氣勢!

 「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...」

 我的手機響起「陀飛輪」的鈴聲。

 「老周,怎樣了?」我不耐煩地說。

 「死仔!你去了哪裡?落場時間都過了,還沒回來?那隻老狐狸很快就來了,他來看我們工作表現!快回來吧!」

 我看一看手錶:「非洲你隻大笨象!我忘了!我立即回來!」

 我飛奔走出馬路。

 老狐狸就是我們的主管,一想起他罵我時得意洋洋的樣子,就想揍他一頓!他的工作完全不辛苦,只是四處去巡舖,工資卻比我們高好幾倍!

 幹!愈想就愈覺得不公平!愈不公平愈想揍他!

 對,我還沒說,我是做什麼工作。

 我是在一所連鎖快餐店工作的「高級食物製作人員」,俗稱...

 廚房仔。

 當然,年輕時,天生擁有像外國人的棕色髮色,樣子蠻俊俏的我,也有想過做什麼明星、歌手,可惜,人愈大愈發現有些事,不是說做就能做這樣簡單。

 我不是沒有嘗試過,我曾寄信去某電視台參加什麼藝員訓練班,可惜因為遲了一天寄出,報名截止了,信被打回頭。我又有試過中學畢業後,參加什麼唱片公司舉辦的歌唱比賽,結果?不用想吧,基本上賽果都是「內定」,無論我唱得有多好,也不可能得獎!

 對,這世界就是這樣的「現實」,有「實力」有用嗎?沒有,只要有「錢」有「人脈」,才是真正的...「實力」。

 我從小已經知道,世界,不是我想像中這麼簡單。

 夢想?

 誰人沒有?

 只是,能夠兌現夢想的人...

 比掉入他媽的化糞池死去的人更少!

 荷蘭你隻黃金鼠!


《夢想?發夢的人很多,達成的人很少。》


續.
金錢遊戲GAMBLER 第一場 - 賭徒Gambler(2) 2014年6月11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4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