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(1) |第一場 賭徒Gambler (1) (2) (3) (4)

第一場 賭徒Gambler(3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 如果,剛才那幾個街童欺負的是另一個小孩,我才懶得理會,打死了也不關我事。

 但他們欺負的是其他動物,我必定會去救!

 「小狗,有受傷嗎?沒事嗎?」我蹲下來摸摸牠。

 牠慢慢地坐了起來,搖搖牠的身體,還好,不是傷得太重。

 牠走到我在公司拿回來的飯盒旁邊,用鼻不斷嗅。

 「嘿,肚餓嗎?來!」我坐到公園的長椅上,然後打開飯盒:「是...雞肉飯!嘰嘰!」

 我用礦泉水清洗雞肉,然後放在地上。

 牠走到雞肉前嗅嗅後,開始吃起來。

 「阿狗,別忘記,飽死好過餓死,嘰嘰。」我看牠傻笑。

 小時候我也很想養動物,當然,我他媽的家人又怎會給我養呢?長大後,到我出來工作,其實依然很喜歡狗,不過我自己知自己事,我絕不是一個好主人,到時餓死牠就慘了。

 看著這隻可憐的浪流狗,忽然覺得很像我自己,沒有家人,被人欺負,而且為了生存...什麼也會放入口。

 「哈哈,幹!沒得吃,人肉我也吃!」我站起來:「你慢慢吃,我走了,再見!」

 我正想離開之時,突然有個中年男人走了過來。

 他的身形略肥,穿著拖鞋短褲,手中拿著一個長方形的鐵盒。他給我第一個感覺是...

 的士司機。

 「HI!」他突然向我打招呼。

 我看著他。

 「我等你很久了!」他對著我說:「我以為你放工會直接回家,在你家樓下等你。」

 「等我?幹嘛等我?我也不認識你。」

 對,近年香港的瘋子愈來愈多就是了。

 「你的名字真怪。」他奸笑:「怎麼都押韻的?我叫你阿仇?阿守?還是...阿秀?」

 我呆了一呆:「你...你怎知道我的名字?」

 「當然知道,哈哈!只要有錢,什麼資料我都可以買到!」他走近了我:「錢是萬能的!」

 這個奇怪的肥佬...究竟是誰?

 「你想做什麼?你是什麼人?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?」我腦海一片空白,只在不斷問問題。

 「等等,等等我。」他從褲袋拿出一張對摺的紙打開:「仇守秀,還欠兩間財務公司錢,三張信用卡正在還最低還款額,媽的!最低還款額?你還一世你也別想還清!現在,你的信貸評級為「J」...最低級別。」

 「你...」我已經無言以對。

 「太難看了,不如你申請破產又或是申請拿綜援吧!」他愈走愈近:「最有趣是,這樣的狀況,你竟然還會用一半以上薪金去賭錢,哈哈!有趣!他媽的有趣!」

 他的逼近,我不禁退後,坐回長椅上。

 「死肥佬,我的財務狀況,關你什麼事?!」我大罵。

 「怎不關我事?我是香港其中一位納稅人,我正在養你這樣的...社會垃圾!」他比我更大聲:「LOSER!」

 「幹你娘!你說什麼?!」我憤怒地說。

 他「擊中」了我的死穴,我怎樣沒錢也好,也不會認為自己是...LOSER!

 「怎樣?想打架嗎?不要啊!」他再次從褲裝拿出東西:「我只是來邀請你。」

 「邀你老...」

 我正想一拳打在他的臉上,突然,我停了下來。

 「別介意我剛才的說話,我只是想讓你知道自己有多糟糕。」他把手上的東西給我:「拿去!拿去!」

 他手上是一疊黃色的...一千元紙幣!

 「別怕!是真的!不是用『冥通』耍你!是如假包換的真鈔!一千元紙幣!」他把錢放入了我的衣袋。

 我立即拿出來看,媽的!真是一千元!而且有十幾二十張!

 「你在玩什麼?」我問。

 「沒什麼,就是要你參加一個...遊戲。」他再次奸笑:「勝出遊戲將會獲得比現在多一百倍、一千倍,甚至一萬倍的錢!」

 「是什麼...遊戲?」我的汗水流下。

 「好了,現在遊戲已經開始了。」他指著我:「第一個遊戲就是,在你不知道會玩什麼遊戲之前,決定參加與不參加...」

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他。

 「嘰嘰,你決定繼續遊戲,還是選擇結束?

 ALL OR…NOTHING?」


《改變世界的人未必是你,不過,不被改變的人可以是你。》


續.
金錢遊戲GAMBLER 第一場 - 賭徒Gambler(4) 2014年6月19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4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