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(1) |第一場 賭徒Gambler (1) (2) (3) (4) (5) |第二場 借用Borrow (1) (2) (3) (4) (5) (6) (7) (8) |第三場 情報Information (1) (2) (3) (4) (5) (6) (7) (8) (9)

第三場 情報Information(8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地方寬敞的經理房內。

一群參加者,集合在一起,當中包括了...伊伶!

他們都圍著一個人,一個穿上白色西裝、白色西褲、連皮鞋也是白色的男人。

看著他手上的江斯丹頓手錶...他絕對不是一個「平民」。

如果我沒有猜錯...

可以得到上一場沒有出現過的人名,唯一方法,不是「交換」,而是...

「收買」!

「求求你,讓我加入你們!收買我吧!」中年婦人合起雙手哀求白衣男人。

「大姐,你真遲!我一早叫你把你的資料賣給他的啦!」一個天生樣子像擦鞋仔的矮小男人說:「現在太遲了,哈哈!」

「福明,你過過來。」白衣男招手叫那個男人走過去。

「哈哈,寒先生有什麼吩咐?」他露出狡猾的笑容走向白衣男。

突然,那個叫寒先生的年青男人,一巴掌打把在福明的臉上!

「操!這裡是你話事的嗎?」他再加一腳踢在那個擦鞋仔的肚皮上:「你只是我其中一隻棋子!」

「對...對不起!」福明在道歉。

在旁的人都沒有阻止他,而且還在...偷笑。

「這位女士。」白衣男人再次招手,這次他還加上了邪惡的笑容:「過來。」

「求求你,讓我加入!上回合我已經沒勝出了,希望這一場可以賺錢回去!」中年婦人苦苦哀求:「我兒子有病,我等著錢用!」

「啊?兒子有病啊?想我買下你的姓名嗎?」他皺起眉頭。

「對!要很多錢醫病!」女人跪在他的面前:「求求你幫幫我!」

「幫你?不過,已經夠人了啊,我已經知道了十四位參加者的名單!」他突然又笑起來:「嘰嘰,不過,如果你肯舔舔我的鞋底,我還是可以讓妳加入的!哈哈!」

「展寒...」伊伶叫出他的名字:「算了吧。」

「我都說了,這裡...由我...話事!」他加強語調。

伊伶沒有再說下去。

等等...他說知道十四位參加者的姓名,或者...伊伶暫時沒有把我的名字說出來。

白衣男翹起二郎腳,然後伸出了左腳:「嘰嘰,我跟妳說,就算是我的鞋底,也比妳的舌頭乾淨!哈哈...哈哈!快!爬過來!舔吧!」

在場的人,一起恥笑那個中年婦人。

「快點吧!我拍片放上社交網頁!YOYOYO!」染了一頭藍髮的年青人大叫。

為了錢,人...可以有多下賤?

中年婦人跪在地上,開始慢慢地...爬向白衣男人。

「來吧,你的兒子不是要錢醫病嗎?快來!嘰嘰!」白衣男人繼續說。

婦人已經爬到他的面前,他伸伸腳,像在叫她:「快舔!快舔!」

一旁的人都在吶喊助威,手上的手機已經準備好。

婦人伸出了她的...舌頭...

準備舔那白衣人的嘔心的鞋底...

腳底上還粘著不知是什麼,黑黑的髒東西...

這一幕...讓我想起...我的「那一幕」!

曾經,我被徹底侮辱的那一幕!

「荷蘭你隻黃金鼠!」

我快速走向他們!

他們幾個人看著我氣沖沖地走向他們,也呆了一呆!

然後...

我用盡全身的力量,加上我的瞞腔盛怒...

一腳踢在白衣男人的小腿上!


《有時,侮辱,比一刀刺傷你更痛楚,只因,痛苦會永藏於記憶之中。》


續.
金錢遊戲GAMBLER 第三場 情報Information(9) 2014年8月30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4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