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| 第一章 殺手回憶 KILLER MEMORIES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第二章 內戰前夕eve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

第二章 內戰前夕eve(5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一直以來,殺手組織都跟「假死組織」合作,我們的「殺手替身」也是由他們尋找與提供的。這種「假死子彈」可以即時把人帶入「假死狀態」,在這狀態之下的人,生命特徵如呼吸、心跳、血壓、脈搏等等都變得極其微弱,一般沒有接受過專業醫學訓練的人,根本不可能察覺「死者」其實並未真正死去,再加上當時的情況非常危急,讓我誤以為映雪已經死去。

的確,如果他們本想把我變成「實驗品」,就不應該會把我殺死。

其實,我聽到後有一份內疚的感覺,因為如果我當時有檢查清楚,我就不會跟她分隔了……十多年的時間。

死神總是喜歡跟人類開玩笑,死亡也有分什麼「真死」、「假死」。

「我知道你這個感性的笨蛋,又有在自責什麼,對吧?」她又把我看穿:「檢查這類假死,不能用肉眼與身體去感應,至少也要用X光檢查,又或是心電圖檢查等等,才可以分辨出來,其實不是你的問題。」

「我知道了,知道了。」我有點無奈:「但為什麼妳最後雖然沒有死去,卻沒有回來……」

本來我想說回來我身邊,不過,還是算了。

「這十多年,妳究竟去了哪裡?」我追問。

「唉,其實看見你的反應,我不再想說。」她搖搖頭:「不過,又答應你把所有事也跟你說出來,好吧,我直接跟你說吧,我……代替你成為『實驗品』。」

第三次,我第三次目瞪口呆。

組織把映雪救回來的代價,就是要她成為「人格追加」的實驗品,她被安排到冰島進行實驗。 「可能你聽到『實驗品』覺得很可怕,其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,我在冰島只是做一些很簡單的試驗,不過要每天去做測試。」她看著我:「你知道『人格追加』是什麼東西嗎?」

「聽字面意思,就是『激活』大腦內另一人格,對?」

我想起了自己,在腦海中的確存在「兩個」自己,一個是極級正面的「悲A」,而另一個是悲劇人物「悲B」,他們經常在我腦內對話,不過,我知道我不屬於「人格分裂」。

「聰明!大約就如你所說的,每個人的身體內,都有不同的『人格』,組織跟生物及病毒研究中心合作,嘗試研究出具多重人格的殺手。」

「為什麼要這樣做?」

「他們想真正控制一個人,用另一人格去控制每一個殺手。」

我再次想起了我們殺手組織的殺手,每一個都很有自己的個性,如果要說「完全地」服從殺手組織的殺手,應該沒有幾個。

不是利用金錢、物質,而是用「人格」去控制一個殺手,我從來沒有想過。老實說,雖然我不認同這做法,不過,連我也沒想到可以用這方法,用「人格」去操縱一個「人」。

「結果,我的實驗,失敗了。」她突然說:「不知道是當時的科技還未成熟,還是我本身的問題,我不符合成為『人格追加』的人。嘻,如果是你,應該會成功,你這個一直想一直想這麼多東西的笨蛋。」

嘿,很好笑嗎?怎麼我覺得一點都不好笑?

「對,你認識僖僖嗎?」她問。

「僖僖?嫁夕的女朋友?」

「沒錯,當時她也是其中一位研究人員,我跟她的關係很好,不過,我知道她最後因為違反了命令,被殺了。」她帶點傷感:「我知道,她一直也不想做這些生物研究的工作,她一直也不喜歡。」

「現在嫁夕也死了,他們可以在天國相遇了。」我想起了這位戰友:「對,妳知道自己不能成功『追加』,為什麼不回香港?」

「我在冰島生活,慢慢地愛上了那個國家,而且找到一個深愛的人,所以決定住了下來。」

「妳也可以打電話回來報個平安吧!」我生氣。

「不,他們不讓我暴露還未死去的事實,不然,跟我接觸的人都會成為暗殺的目標。」她認真地看著我:「我不想你成為被殺的目標。」

「我有說過我怕嗎?」

不知道為什麼,看著她,我就像變回了年輕時的那個自己,有一種不能控制的……任性。

「別要這樣吧!」她笑著把手臂擱在我的肩膀上:「而且,其實我曾經有回來香港啊!只是沒來找你而已。」

「回來過?」我驚訝。

「對,我去了冰島不久,就回來香港見了一個人,一個『人格分裂』的人。」

不用想,雪說的是誰,我從之前收到的USB錄音*中已經知道,是……碎魂‧骸。

*詳情請欣賞《殺手世界05》。


《誰不是從什麼也沒有開始?路上,你並不孤單。》


連載中.
第二章 內戰前夕eve(6) 2016年9月3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6
Web Site Counters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