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(1) |第一章 入場 (1) (2) (3) (4) (5) (6) (7) (8) (9) |第二章 肥柴的天空 (1) (2) (3)

第二章 - 肥柴的天空(2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 我在工場旁的後園,悠然自得地走著,媽的,未來一定要教曉他們什麼是「值得做」,什麼是做了也「白費心機」。

 就在此時,在後園的長椅上,我看到兩個人,一個是昨天那個奀仔,另一個是一位...

 年輕的女生!

 怎會有女生的?

 好奇心的驅使下,我走了過去。

 她看到我!

 她樣子很漂亮,而且年輕,頭髮的長度正好到肩膀,前額的整蔭蓋過頭眉,她的皮膚白裡透紅,臉上化著淡淡的妝,有點像鄰家的女孩。

 她看見我,嫣然一笑,我整個人好像被電到一樣。

 「你是...?」她跟我說。

 「他...他是昨天來的新人。」奀仔代我說。

 「啊?是新的院友嗎?」她站了起來,個子不高,差不到我肩膀:「你好,我是社工,我叫鄭初樹,叫我初樹可以了。」

 「你...你好。」莫名其妙地,我看著她竟然在口吃:「我叫萬...萬聖哲,叫我阿哲!」

 「萬聖哲?嘻!很特別的名字啊!你是十月出生的嗎?」

 她是第一個「正常人」,沒有聽到我的名字之後取笑我,反而覺得我很特別的人。

 「對,哈哈!十月!」

 「你來了不久嗎?一定是走錯路了,對?」她走我近,我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。

 「哈哈!對對對!」我無理由跟她說我在偷懶吧。

 「我帶你回去工場。」她微笑說:「奀仔,你在這裡等等我,我很快回來跟你繼續輔導。」

 「好的,鄭小姐。」奀仔說。

 「對,你有沒有跟她...」就在此時,我想起了昨天在飯堂發生的事。

 奀仔搖搖頭,然後底下了頭。

 「有什麼事嗎?」走在前方的初樹問。

 「沒!沒有!」奀仔驚慌地說。

 「那我們走吧。」她再次微笑,看著我說。

 為什麼歪仔不跟這位漂亮的社工小組說出昨天發生的事呢?

 不過,算了,我也別多事。

 我跟在她的身後,我總是覺得她身上散發著一種柔弱的氣色,有一種很想保護她的感覺。

 「阿哲,你來了多久?」她問。

 「第一天。」

 「習慣嗎?」

 「還好,不過要多留一段時間才知道,我還有任務要做。」我說。

 「任務?」她轉身看著我,可愛地笑說:「哦,我知道了,你把工作當成任務嗎?就如電影的特務一樣,要做好自己的工作?」

 「哈哈!對!說對了!」我只有傻笑。

 「真奇怪,我第一眼見你,覺得你好像一個人。」她說。

 「像一個人?」

 「對!他叫趙孟輝,不過...」她帶點傷感:「他已經不在了。」

 已經不在是什麼意思?已經不在啟智工場?還是已經不在世上?

 「沒事了,嘻,我只是說說罷了,別介意啊!」她又回復笑容。

 「沒,哈,我又怎會介意!哈哈!」

 我笑得像傻瓜。

 一面走,她一面介紹自己的工作,她是一位社工,也是剛出來工作不久,這幾年正好被福利處委派到啟智庇護工場工作,她的工作大多是向智障人士作一些簡單的心理輔導。初樹還說自己蠻受歡迎的,對自己的工作有很大的抱負,希望可以幫助到我們這些智障人士。

 「我們這些」...智障人士?

 「其實我不是智障的!」

 這只是我心中的說話,我...沒有說出來,不過我知道,總有一天...

 我會讓她知道。



《只不過是...剎那吸引,  何必選擇...抱憾終生?》


續.
庇護工場 第二章 - 肥柴的天空(3) 2015年3月4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4
Web Site Counters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