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| 第一章 已讀不回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

第一章 已讀不回(7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花園不大,卻種滿了不同的植物,最多的是紅色的玫瑰花;還有早上鳥兒的叫聲,鳥語花香。

我們跟牧師坐到一張小圓桌旁,牧師倒出了花茶,桌面上還有不同口味的餅乾。

「謝謝你,黎牧師。」念夏禮貌地說。

我開始觀察這位黎牧師,他樣子慈祥,沒有任何的攻擊性,不過,世界上,有太多人懂得「掩飾」自己的真正性格。

「五餅二魚。」我看著餅乾:「如果真的存在,世界就不會有饑荒了。」

我在試探。

「神創造的一切,就是要你質疑,然後,你去了解,慢慢你便會發現,存在的,不是宗教,而是教義。」黎牧師把餅乾給我:「什麼是存在,什麼是不存在?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?不重要,最重要是你的『心』。」

以前我住的孤兒院,也是由宗教團體開辦,我也接觸過不少牧師,這個姓黎的牧師,一點都不像我接觸過的,他的說法有點獨特。

「放心吧,我不會以牧師身分去說服你們相信神的存在,現在,我是以朋友身分去跟你們交談。」他慈祥地微笑:「其實你們來是有什麼原因?我相信不是關於宗教的問題。」

「我們想知道方行的事。」我直接地說。

他有半秒鐘猶豫。

之前我叫念夏先別要跟牧師說出我們到來的原因,就是不想他一早「準備」好答案。

「兩位弟兄姊妹,你們叫什麼名字。」他很快地回復笑容。

「莫思冬。」

「畢念夏。」

「莫思冬與畢念夏,很有緣份的名字呢?」黎牧師笑說。

其實我最初聽到念夏的名字時,已經想跟她說的了。

找個浪漫的場地,喝著紅酒,然後跟她說:「我們真的很有緣,連名字也有差不多的意思!」

激氣,被牧師先說了!

「你們想知道方行的什麼事呢?」他問。

「那我直接一點問了。」念夏她沒有說話,因為我們早就決定了由我來發問:「方行是車禍意外離開的,我不明白,你又怎會知道他想邀請哪些人到他的喪禮呢?」

這是另一個我很想知道的問題。

「其實,方行沒說過不讓我說出他的事,既然你們問起,我也不需要隱瞞什麼。」黎牧師說:「或者,這就是神的旨意。」

黎牧師開始說出方行的事。

「在數月前,方行留下了遺書,已經決定好喪禮出席的人,而且還交代了死後的事,比如舉辦一次喪禮,還有由周稻文致悼詞等等事宜。」他說。

「為什麼會留下遺書?」念夏搶著問。

的確很奇怪,一個還沒有年華老去的男人,突然寫下遺書,而且在遺書完成的數月後就去世了。

「這點我也不清楚,但不幸地,方行離開了,所以我就依照他的遺書寫下的名單,邀請你們出席。」

「當時他還有說過什麼嗎?」我問。

「沒有,他只是說了遺願就交給我處理之類的說話,不過我記得當時他沒有任何的驚恐與痛苦,還說遺書可能要五十年後才可以用得上,我相信他沒有想過數個月後就被神召喚到天國。」黎牧師說。

方行不可能這樣就立下遺書,必定有什麼原因!試問一個人沒有什麼大病,又年輕力壯,怎會去寫遺書?

至少,我從來也沒有想過這樣做。

這件事愈來愈奇怪了...


《慢慢你會發現,那些回不去的曾經,都有它的意義。》


連載中.
第一章 已讀不回(8) 2016年8月12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6
Web Site Counters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