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凌晨01:00 - 連著的身份證號碼 (1)| (2)| (3)| |凌晨02:00 - 沒有歌名的琴譜 (1)| 連載中...

凌晨01:00 - 連著的身份證號碼(3)  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,Amy,Ying


 第二天的下午,西洋菜街還是沒有改變,依然是人來人往。

 「子悠!為什麼...為什麼妳的手臂有這麼大的傷痕?」傑安非常緊張:「那個衰人又打妳嗎?」

 「沒...沒什麼。」子悠不敢正視他。

 「媽的!為什麼你還是要袒護他?」傑安憤怒道:「跟他分手吧!跟我一起!我會給妳幸福!」

 「安...」子悠的眼淚已經不禁流下:「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,我們分手吧。」

 「為...為什麼?為什麼妳要選擇他?」傑安愈說愈激動:「我不比他好嗎?雖然我未必比他賺錢多,但至少...至少我從來不會打女人!」

 「對不起,我已經決定了。」

 她的眼淚,伴隨著她決絕的一句說話。

 他的痛苦,讓他已不知道再能說什麼。

 人們在他們的身邊擦身而過,畫面就像是快鏡一般...

 就只有他們兩個人變成了定鏡。

 如果,你覺得自己更適合一個你喜歡的人,會比他現任的伴侶更愛他,同時,亦絕不會傷害他,你會選擇堅持下去,還是決定放棄?

 為了喜歡的人,未來的幸福,死也要堅持下去。

 可惜,就是因為一個罪名,結果,大多數人,最後選擇了...退出。

 第三者的罪名。

 這天以後,傑安再沒有在西洋菜街「擺檔」,電話也沒有開,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。

 一星期後,剛好是子悠的生日,她收到了傑安托同事送給自己的一份禮物,她打開了粉色的禮物盒,內裡放著...

 一張屬於他的身份證。

 一張跟自己尾數只差一個字的身份證。

 她的眼淚再次痛苦地流下。

 然後,她拿出自己的身份證,把它交給了傑安的同事,轉送給傑安。

 身份證不見了,可以再補回來...

 而愛情...卻不能。

 就在子悠這天生日以後,再沒有見過傑安。

 一段身份證賜給他們的關係...

 正式畫上了句號。


x x x x x x x x x x


 分手寄賣店。

 看著她雙眼泛起的淚光,讓我很想問她一個問題。

 「其實,妳是喜歡他的,對嗎?如果是愛,為什麼不選擇他?」

 然後,她淡淡地道出一句很有意思的說話。

  「如果愛情就只有愛情就好了。」

 這句說話顯得很矛盾,不過,能明白的人,應該會非常了解當中的苦。

 「我也想離開這個打我的男人,只是他媽媽的關係。」她說出了原因:「他媽媽很喜歡我,很疼我,可惜,體弱多病的她,在上年患上了末期癌症,在上個月終於離開了。在她離開之前,依然覺得我跟他的兒子一直也非常恩愛。」

 「我明白了!妳不離開的原因,就是不想伯母在最後的路途,看見你們分手,所以拒絕了傑安。」

 她輕輕的頷首,卻似是一個非常沉重的動作。

 「在伯母離開後,我已經跟他分手了,可惜,我再找不到傑安,再不能跟他解釋。」她終於流下了眼淚:「為什麼,他要這麼快放棄?」

 我沒有回答她,只遞上了紙巾。

 的確,他選擇退出,未必是最好的選擇,不過,死纏不休也不會是一個最好的結局,而且,做第三者的罪名,一點也不好受。

 選擇放棄的人永遠也不會明白被放棄的人,心中那一份掙扎與矛盾。

 對的時間遇上錯的人,叫青春 ,錯的時間遇上對的人,叫遺憾。

 愛情以外,我們都背負著太多的「責任」、太多別人的「期望」,家人、朋友、同事、工作,甚至是金錢,無奈地,愛情,已經不可能只是兩個人的事。

 重複...如果愛情就只有愛情多好。

 「你決定了寄賣這張身份證嗎?」這是我最後的提醒。

 「沒錯,就讓這張身份證的離開,把一切...到此為止。」她嘆了一口氣:「雖然我還愛著他,可惜,他已經不再屬於我了。」

 「我祝福妳,能夠很快,重新開始妳的愛情故事。」

 我把尾數「02163」的身份證收下來,把「02164」還給她,重疊著的兩張身份證,終於永遠分開了。

 然後我開出一張發票。

 在數簿上寫著:

 姓名:張子悠
 賣物物品:一張身份證
 分手原因:背負著太多的「責任」

 她離開後,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。

 吳傑安...再沒有出現,銷聲匿跡,好像有點奇怪...

 他究竟去了哪裡呢?

《到此為止的,是故事,而糾纏不清的...是思念。》


續.
凌晨02:00 - 沒有歌名的琴譜(1) 2013年01月11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2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