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凌晨01:00 - 連著的身份證號碼 (1)| (2)| (3)| |凌晨02:00 - 沒有歌名的琴譜 (1)| (2)| (3)| (4)| |凌晨03:00 - 蝶戀花盒子的故事 (1)| (2)| (3)| (4)| 連載中...

凌晨03:00 - 蝶戀花盒子的故事(3)  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,Amy,Ying


 日軍在港九各地,捉拿香港婦女做慰安婦,成為他們的洩慾工具。

 就在1942年12月25日那天,張小蝶20歲生日的那天,年青貌美的她,被日軍看上了。

 「小蝶!快逃!快逃!」

 超哥擋在小蝶前,面對著數個日軍。

 「超哥,我不走!他們會殺死你!」小蝶哭成淚人。

 「親愛的,我不會有事,妳在大榕樹下等我,那裡很安全,不會有人找到妳!」

 「不要!我不要!」

 等待滿足性慾的日軍逐漸逼近。

 「走!快走!」

 超哥用力推走小蝶。

 小蝶忍著痛苦,轉身狂奔,她一面流著淚、一面瘋狂地跑,心中只想著:「超哥,不會有事的!不會有事!」

 不知跑了多久,她終於來到大榕樹下。

 這晚,她一個人坐在相約好的大榕樹下等待...

 這晚,她一個人痛苦地嗚咽...

 這晚,她一個人過著自己20歲的生日...

 這晚,她沒等到深愛的男人。

 她嘗試了叫朋友們幫助尋找超哥的下落,可惜,當時的局勢,人們的生命比螞蟻還賤,就算是失蹤了的香港人,根本沒有任何途徑尋找。

 這晚以後...

 她再沒有見過超哥。

 她再沒有見過深愛的男人。


x x x x x x x x x x


 分手寄賣店。

 我看著張婆婆眼有淚光,六七十年前的事,就像在昨天發生一樣。

 「很慘啊,婆婆最後妳也沒再見過超哥?」嘉麗憐憫地問。

 「沒有了,雖然當時我避過了當慰安婦的可怕遭遇,可惜,婆婆我失去了一個深愛的男人。」婆婆用冰冷的手撫摸著刺繡的小盒子。

 「婆婆。」我送上了紙巾:「其實,超哥知道妳現在好好地生活著,他的內心必定是覺得非常值得。」

 「孤七說得對!」程琛也鼓勵著婆婆:「一個男人一生最重要的,就是保護所愛的人!」

 「婆婆,妳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!」向洛也和應。

 「青年人,謝謝你們。」張婆婆緬靦地笑著。

 其實,我們心中都知道,當年超哥很大可能已經離開了張婆婆,不過,我們沒有一個人敢說出口。

 「我每年生日,還有在大榕樹下,等待他的出現。」張婆婆說。

 「什麼?!」

 「這樣說...婆婆妳已經等了...六十九年?」文俊數數手指。

 「等,寂寞到夜深,夜已漸荒涼,夜已漸昏暗。」EASON說出一句陳奕迅翻唱陳百強「等」的歌詞:「婆婆,我很佩服妳!」

 我相信除了文俊與EASON,我們幾個人也很驚訝,等一個也許已經不存在的人,她等了...

 六十九年。

 是我們現代人用錯了尺寸去衡量愛情的長度嗎?有多少人等了六十九天已經放棄了?

 我再看著婆婆認真的臉容,掛上了一份至死不喻的堅持。

 「張婆婆,你真的要寄賣這個刺上蝶戀花的盒子嗎?」我還是第一次這麼不想客人寄賣物品。

 「對,我老了,總有一天會離開,就讓有緣人,可以收藏到這個古老的盒子。」她慈祥地回答。

 「不只是收藏到古老的盒子,還有,收藏著這份比天長地久更真誠的愛。」我微笑著說。

 最後,我小心翼翼收起了這個古老的化妝盒,在數簿上寫著:

 姓名:張婆婆
 賣物物品:蝶戀花刺繡化妝盒子
 分手原因:深愛的男人再沒有出現

《陪喜歡的人捱苦是種快樂;
 陪不愛的人快樂才是捱苦。》


續.
凌晨03:00 - 蝶戀花盒子的故事(4) 2013年02月04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3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