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凌晨01:00 - 連著的身份證號碼 (1)| (2)| (3)| |凌晨02:00 - 沒有歌名的琴譜 (1)| (2)| (3)| (4)| |凌晨03:00 - 蝶戀花盒子的故事 (1)| (2)| (3)| (4)| |凌晨04:00 - 有圓再見 (1)| (2)| (3)| (4)| 凌晨05:00 - 沒有電的MP3機 (1)| (2)| (3)| (4)| 連載中...

凌晨05:00 - 沒有電的MP3機(1)  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,Amy,Ying


 凌晨05:00。

 新一年,又開始了。

 「水晶水杯、iPhone手機套、不知什麼牌子的電腦傳輸線、祝君安好毛巾、任天堂紅白機、舊款CALL機、手造橡筋槍...」我在點算著最近的寄賣物品。

 最近收回來的東西,類別也非常多,同時,記載著不同的愛情故事。

 「叮...叮。」

 「歡迎光臨。」

 「你好。」

 一位穿上了黑色西裝的男生,走了進來。他大約三十歲,頭髮有點凌亂,從他的眼神之中,找到了一份憂鬱的感覺。

 「新年快樂,請隨便看看。」我忙著點算的工作。

 「好的。」

 他在店內走了一圈,然後走到我的櫃檯前。

 「其實...其實我想寄賣東西...」他苦笑著說:「而且這夜我睡不著,想找人聊聊天。」

 「當然沒問題!我是一位最佳的聆聽者,朋友,你想寄賣什麼?」我放下了手頭上的工作。

 「這個...」他把寄賣物品拿出來。

 是一台像2A電芯形狀的圓筒MP3機。

 「今晚把它寄賣,的確是最好的時間。」他嘆了一口氣。

 我拿了MP3機,按下了開關按鈕,沒有畫面出現。

 「沒電了,不知是什麼牌子,它的插頭位很古怪,我找了很久也找不到適合的。」他指指機身。

 「是嗎?」我隨意地打量著:「朋友,請分享屬於你的故事。」

 簡單直接,只因,我知道他就是想找個傾訴的對象。

 「其實,昨晚,我去了一個暗戀多年的人的婚宴。」他點起了香煙:「可惜,新郎...不是我...」

 他的故事,就在一個又一個的煙圈中...開始。


x x x x x x x x x x


 黃大仙下邨。

 趙健忠,當年他十歲。

 張芷瑜,當年他六歲。

 他們是鄰居,同住在16樓,兩家人也非常投契,他們經常到對方家玩,又會一起做功課,就因他們都是獨子獨女,感覺就像變成了一對真正的兄妹一樣。

 「老公仔,我回來了,你今晚想吃什麼菜?」張芷瑜提著玩具手抽袋。

 「椒鹽曱甴腳、滷水白蟻頭,如何?」趙健忠得敕地說。

 「趙健忠,你認真一點好嗎?我們在玩煮飯仔遊戲啊!你應該說要吃雞蛋、蔬菜之類!」張芷瑜噘嘴說。

 「是...」趙健忠沒好氣地說:「我想吃太陽蛋與青菜!」

 「沒問題!老婆仔現在就弄給你吃!」她愉快地說。

 小朋友不會明白「老公」、「老婆」稱呼對方的真正意義,他們只會當是一個遊戲,也許,這就是一份孩子的純真。

 他們的感情非常好,比她年長四年的他,總是有意無意之間照顧著這個長不大的女孩,教她功課、陪她玩她喜歡的遊戲,當中出現的愛,只是「親愛」,而不是「戀愛」。

 直至...他們開始成長,踏入人生另一個時期,開始慢慢明白什麼是...

 「戀愛」。

 就在張芷瑜十四歲的那年。

 屋邨的後樓梯,他們兩個正在聊天。

 在香港屋邨的後樓梯,究竟有多少人在這裡分享過心事呢?也許,這是年青時代的我們,一個最好的...「心事分享站」。

 「健忠,我跟班上的男同學拍拖了。」她說。

 「拍...拍拖?」他有點驚訝。

 「別跟我爸媽說啊!」

 他頷首,卻心不在然。

 「喂!你知道...知道接吻是要怎樣的嗎?」她非常認真。

 「我又怎知道!我又未試過拍拖!」他不爽地說。

 「是嗎?」她皺著眉:「我沒有跟其他同學說啊!就只有跟你說,我還以為你知道。」

 奇怪地,健忠心中出現了一句說話:「我寧願妳不要跟我說,我寧願不知道!」

 他的人生中,第一次感受到...

 一種痛苦...

 就好像喜歡的東西被別人搶走的痛苦。

《如果,你覺得必須擁有他才可得到快樂,
 其實,你需要的是佔有而不是真正的愛。》


續.
凌晨05:00 - 沒有電的MP3機(2) 2013年02月22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3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