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| 凌晨01:00 - 掛號的緣分 (1)| (2)| (3)| (4)|

凌晨01:00 - 掛號的緣分(3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時間過得很快,就如我們看著手機中的月曆,才發現,離開那天值得紀念的日子、離開那個最痛苦的月份、離開那年最快樂的青春,又過了好一段時間。

一個月後。

銅鑼灣某拉麵店。

張紫菲與張石基認識了一個多月,他們由「神秘掛號信」開始,現在已經成為了朋友,可是,他們還未找到那個奇怪的寄信者。

「我不是那些很進取的sales啊,其實世界上所有的護膚品都有化學成份,用得多對皮膚不好的。」張紫菲說。

「那為什麼妳們女人又要買來用?」張石基一面吃著拉麵一面說。

張紫菲解釋著:「女人最燦爛的時間,沒有男人這麼長呢。我們都想留住最美好的現在。」

「是這樣的嗎?」張石基拿起她們公司的宣傳單張:「美容、瘦身、脫毛、纖體,看來,女人真忙。」

「你知就好了,我們愛美,同時,你們也愛我們美美的,不是嗎?」紫菲奸笑說。

「的確有道理。」

「讓自己變得漂亮,我們是為了自己,同時也是為了你們男人啊!」

「嘩!等等,脫毛每個部位都不同價錢,女人錢真好賺!」張石基反轉宣傳單張看內容:「手臂、小腿、大腿,這些位置我都懂,不過,什麼是『V字位』?」

張紫菲偷偷地傻笑,一手搶過傳單:「嘻!別問了!吃完我們就去『緝兇』吧!」

「有這樣神秘不能說嗎?」他把最後一口的拉麵也吃完:「好吧,我吃完了,等妳吃完就出發!」

為什麼他們要去「緝兇」?

因為,在第七封信中,那個奇怪的寄信者說了自己是跟張紫菲同一大廈工作的,所以,他們兩人決定了在放假的這一天,一起回到大廈樓下的咖啡店觀察上班的人,因為在大廈上班的人,都一定要經過這間咖啡店,所以,他們想試試找出那個「神秘人」。

吃完拉麵過後,他們來到咖啡店等待。

「當有個人好專心地工作,但又不太專心地看著你,那個人就是神秘人!」張石基說出十多年前無間道傻強的對白。

「好像...很多人都在看我。」張紫菲有點迷惘。

當然,張紫菲是位美女,被望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他們一等,就等了一個下午,依然沒有發現。

「紫菲,其實我要多謝那個奇怪的寄信人。」張石基說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如果不是他,我就不可能認識妳,然後成為朋友。」

「那見到他時,我們就多謝他吧,嘻!」

「好呀,哈哈!」

一段關係的開始,也許,是因為「另一段關係」。

在人來人往的大城市,我們的生活中都會遇上很多不同的人,哪個人會成為一生中最愛?哪個人會變成生命中遺憾?我們在「現在式」的時間裡,從來不會知道。

或者,那個曾跟你擦身而過的人,如果只要你多說一句話,他會成為跟你一起寫下人生歷史的人。相反地,那個本應擦身而過的人,卻因為某些原因而遇上了,故事開始發展,他可能只能變成了你一生中的遺憾與痛苦。

我們從來也不會預先知道,誰會共度「一生」?誰會變成「陌生」?

也許,這就是「愛情」的魔力。

兩個月後。

張紫菲與張石基,正式開始了這一種「本應擦身而過」的故事。

本應擦身而過的...關係。


   


分手寄賣店內。

「我們的開始很平淡,有一天,他跟我說喜歡我,我接受了。」她輕輕一笑:「回想起來,我真的是一個傻瓜,不應該這樣容易給他追到我啊!」

「對於每一對情侶來說,自己的故事,都不會是平淡的。」我笑說。

她好像明白我的意思,跟我笑了一下。

沒錯,緣分把兩個不認識的人相連起來,已經是一件不平淡的事,因為每一段愛情故事也是「獨一無二」。

只是,當分手以後,我們不肯去承認而已。

我們都會用不同的說法,跟自己說「很平淡」,為什麼要這樣?

因為我們不想把「痛苦」的回憶,變得「很有價值」,所以會盡量跟自己說:「也沒什麼呢,我跟他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特別令人深刻的事。」

「有東西喝嗎?」她突然問。

我把飲品MENU給她。

「我想要『你好不好阿法奇朵咖啡』。」她說。

「沒問題。」

我沖好咖啡以後,她的故事「下半部」,開始了。

一段關係中,所有的「上半部」都是快樂的,而紫菲的故事也不例外,「下半部」卻是...

另一回事。

戲劇性的遇上,平淡的開始,會有怎樣的結局?


《把你放進回憶盒子裡,不怕再失去,也不用再佔據。》



《分手寄賣店3》2017年7月14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7
Web Site Counters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