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第一章(1)-(7) |第二章(1)-(12) |第三章(1)-(11) |第四章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(9)| (10)| (11)| 連載中...
分享到你的facebook

預言故事-第四章-獵殺期(2)   作者:孤泣 校對:Ch@nSiR


 「高朝先生你對法官的誤判有什麼感覺?」

 「也沒辦法吧,已經過去了,最重要是現在我可以得到可貴的自由。」

 「聽說你的右眼也是在獄中被人刺瞎,是真的嗎?」那什麼都市追擊的主持問。

 「唉..我不想再提起這件可怕的事...嗚...希望那個刺傷我的囚犯可以改過自身從新做人,我就安心了。」我強忍著眼淚。

 應該是強忍著我的笑聲。

 我簡直就是最佳男主角!

 「林生,請不要太傷心。」主持人把紙巾遞給我:「在未來的日子,你有什麼打算呢?」

 「我只希望平平凡凡的過日子,有時間的話,可能會做一些義工服務。」

 「你真是一個好人,我們香港人真的要跟你學習。」

 沒錯,要學習我的演技。

 接下來的廿分鐘,我哭了三次,搖了五次頭,嘆了無數次氣,我相信我的演技感動了不少無知加斷章取義的香港人,當然,還是有一少部份的婦女團體攻擊我嫖妓的行為,不過可憐我的始終比較多。

 一星期後,我對著電視機笑過不停,這位可憐的男主角實在太迫真了,連主持人也感動得眼有淚光,原來我是他媽的好戲之人。平平凡凡的過日子?做什麼義工服務?幹你娘,我這位天生的大奸角怎可能做這些大好事。

 我相信這集都市追擊會創收視新高。

 正當我這夜苦思未來有什麼大壞事攪作之時,我竟然發了一個怪夢。

 夢中出現了五個人,一對青年男女、一個中年女人、一個精神病患者,還有一個大肥子,而我自己變成了一隻三腳六臂的怪物,造型我蠻喜歡的。首先我大口大口吃著大肥子佈滿血絲的脂肪,接著打開了精神病患者的頭蓋骨用鐵匙品嚐美味的腦漿,注意,當時那白痴的還沒死。之後到那赤裸的淫娃,我觸著她的雙腳用力一拉,分成兩半,內臟跟大小腸從中間流了下來,劇情非常美滿,可惜遺憾地,最後我竟然被那對情侶走掉了。

 不過這一點也不緊要...

 因為在最後,出現了一個詳細的地址。

 驚醒的我發現自己正流著臭味的口水與勃起來了。

 而更令我驚訝的,竟然我還記得那個詳細地址。

 我把地址抄了下來後,呆呆地看著。

 「幹!難道是上天要開始給我工作了嗎?」這刻我笑不嚨嘴。

 過了半小時,最後我決定去手上的地址查探,接觸一下屬於我的獵物,不過首先我還是要做一些熱身,始終有兩個多月沒殺過人了。

 「除了囚犯,還有什麼人死了一兩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呢?」我自言自語。

 同時我在家中尋找有什麼合適的用品。

 棒球棍...勞工手套...麻繩...濕毛巾...還有...

 閃爍的鐵鉗!


 x x x x x x x x x x


 「是誰報案的?」

 「李sir,是那廁所清潔工人發現後報案。」

 「什麼時候發現的?」

 「他們在一個小時前報案發現死者,而驗屍官初步估計死者是在凌晨三時至四時左右預害。」

 「有沒有其他目擊證人?」

 「沒有,據村民提供,在村口的公廁,一到晚上就很少村民便用。」

 「死者是住在村內嗎?」

 「不是,他是附近天橋底的露宿者。」

 兩位警員來到了事發現場的公廁。

 「李sir!」另一位警員說。

 「死因是什麼?」李sir問。

 「死者後腦有被硬物砸打的痕跡,應該是在小解時被攻擊。」

 「這是最沒有戒備的時侯,死因是爆頭引致?」

 李sir走到手腳被麻繩綁紮的屍體前,死者口中還含著一條濕毛巾。

 「不是,是雙手失血過多而死,正確來說...應該...應該是被折磨至痛死。」

 「痛死?」

 李sir看著死者的手...

 十根手指仍在。

 但...

 全部手指甲卻脫落了...


愛情就像沒打麻醉針做手術,做又死,不做死得更快,幹!

續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09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