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第一章(1)-(7) |第二章(1)-(12) |第三章(1)-(11) |第四章(1)-(11) |第五章(1)-(9) |第六章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(9)| (10)| (11)| 連載中...
分享到你的facebook

預言故事-第六章-拆局期(6)   作者:孤泣 校對:Ch@nSiR


 「為什麼會是美紀?」我問。

 「因為他同時擁有第二代與第三代的特質,這代表了亦可能會出現人格分裂的問題。正確來說不是小心美紀,要小心還未出現美紀的另一個人格!」

 「我明白了,詳細的我們在電話再談吧。」

 「好的!」

 「那我和詩韻走了。」

 這天以後,我繼續尋找林高朝的下落,同時我們幾個也有不時開會討論。國雄沒說錯,一個月後,林高朝自動出現!


 x x x x x x x x x x


 「特別新聞報導,十五分鐘前,旺角西洋菜街某單位發生了一宗殘酷肢解謀殺案,受害人廿十九歲,女性,身體被分成五部分,頭部更被放入冰箱中,警方多人在現場感不適送院檢查,而在單位的木門上用血寫上了一段句子『預言之子,明天下午二時,旺角警署對出地鐵B2出口見,血流成河!』,警方正落力調查句子當中的意思,不排除會有進一步的部署。」

 基地中。

 「那變態的狗種出現了!」肥仔指著電視機。

 「明天下午,家華,怎樣辦?」詩韻緊張地問。

 「去會一會他!」我堅定地說。

 「好!我們一同去把他打到半死!」肥仔握緊拳頭。

 「你怎樣可以出手呢?那天會有很多警察在場,出手也未輪到你吧。」國雄說。

 「但他會不會只是說說吧了?到時會不會放鴿子呢?」美紀擔心說。

 「不會,以犯罪心理學來說,兇手大費周章地提出指示,才不會浪費自已製造的精心佈局。」國雄分析。

 「他究竟在耍什麼花招呢?」美紀問。

 「怕他有牙,到時去到現場就知道!」肥仔怒氣地說。

 「等等!」我打斷了大家的對話:「這次行動就我一個人去可以了。」

 「家華,為什麼要這樣?」詩韻非常擔心我。

 「他指明是『預言之子』,我想他所指的就是我。」我說。

 「也說得對,人多也未必是一件好事,會令他的攻擊目標更多,而且當日應該也有不少白吃的警察在場,林高朝搞不出什麼來。」國雄說。

 「但真的沒有危險嗎?」詩韻還是不放心。

 「沒問題的,乖孩子,你忘了我有預知能力嗎?任何人也傷不了我!」我微笑著說。

 「明天我約了一個催眠學家,美紀你要跟我一起去,而肥權和詩韻幫我去辦一件事,一切完成後,我們再約在樓上咖啡室中集合。」

 「為什麼跟你去見催眠學家呢?」美紀奇怪地問。

 「你要我們辦什麼事?」肥仔也不明所以。

 「我慢慢地跟你們說吧!」


 x x x x x x x x x x


 星期六中午,太子地鐵站B2出口,人流一向很多,今天還有大量荷槍實彈警察與各大媒體記者在場,再加警方封鎖了西洋菜南街頭地鐵站一帶,來看熱鬧的人群也擠在一起。

 我這位真正的主角也被迫變成了其中一位觀眾。

 一時五十五分,熱鬧的人群聲也掩蓋不了緊張的氣氛,我和路人、警察、記者的心情一樣,等待著變態殺手出現。我四處探頭張望,希望可以及早找出這個獨眼的林高朝。

 會從聯合中心走出來?會從被封鎖的地鐵站出現?會從西洋菜街一直走過來?還是一早已經混入人叢中?

 等等!他應該會怎樣找我呢?雖然我們見過面,但這麼多人,他不會容易找到我。如果是這樣,他為什麼要約我在人多車多的鬧市呢?

 時間快到,就像除夕倒數的氣氛...

 十、九、八、七、六、五、四、三...

 就在這時,就在一剎那,我看見了令我震撼的四秒後未來!

 「糟!」


眼淚,還是在有影響能力時出現才有意思。
血水,還是在找不到兇手時出現才最可怕。

續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09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