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| 第一章 開端 Gambit (1)| (2)|

第一章 開端 Gambit(2) 作者:孤泣 | 校對:Ronald,曦雪


為什麼叫...「相信」相信星座的人?

很簡單,因為大部分人從小已經接觸到星座,星座說法的影響已經根深蒂固,人會把自己「代入」十二個星座之中,自己所屬於的其中一個之中。比如說,我不懂星座也聽過雙子座有雙重性格、巨蟹座愛家、金牛座節儉等等。屬於該星座的人,就會「覺得」自己也有這樣的特質,久而久之,當人們把星座的種種性格代入自己身上時,「星座」就成為了那個人「性格指標」。

愈相信星座,那個人愈似那個星座,同時可以有依據與較準確地推測...

「那個人的人格」。

以上,就是我對星座的初步了解。

宋幸哉字

我把MacBook放下,躺在床上休息。

我有一點頭痛,雙眼會突然模糊,出現雜訊,也許,是因為我最近也沒好好休息。

不過,我也不大可能好好入睡,手上還拿著手機,看著死者當時的照片。

為什麼他的遺書上會說自己「死了」?這樣說,他是知道自己將要死去才這樣說?這就奇怪了,如果他有這個空檔時間,為什麼不直接留下兇手是誰的「線索」?

還是他也不知道兇手是誰?又或是被蒙上眼罩之類的,沒法分辨殺他的人是誰?

不,不是這樣。

他在手機上打出的那段「遺言」是在說十二星座,跟兇手留下十二星座的「挑戰書」不謀而合,這不會是「巧合」。

很明顯...

不!

我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「如果那段遺言是那個兇手在張慕全的電子記事簿寫的呢?」我眉頭緊皺的在思考著。

是兇手要造成死者跟自己的遊戲有關連的假象,也有這樣的可能。

就在此時,我的手機響起。

「樂禍。」一把女生的聲音。

「都叫妳別叫我『樂禍』。」我沒好氣地再次躺在床上。

她為什麼叫我「樂禍」?因為我的名字叫「幸哉」,跟「幸災」諧音,所以她經常叫我幸災樂禍的「樂禍」。

她是我們MESUS的法醫,蔡寶妍。

「張慕全身上沒有其他的傷痕,只有胸前被鑽開的傷口。」寶妍說。

「鑽開?什麼意思?」我問。

「死者的皮層與胸骨是由電鑽鑽開。以傷口來看,大約鑽了七個洞,然後,兇手像把打孔式記事簿的紙撕開一樣,撕開胸骨取出心臟。」

不是用刀或電鋸之類?是用電鑽鑽開?

我抄下了資料。

「看來兇手有相關的技巧,落鑽時能避開身體內的器官,不讓死者立即死去。」她繼續說:「而且死者沒有出現失血性休克(Hematogenic Shock)的徵狀。」

「等等,妳意思是...」

「對,這個男人應該是心臟被拿出的一刻才死去。」

我聽到呆了。

被電鑽鑽上七個洞後,被取出心臟才死去...

一次又一次身體被鑽穿的感覺,想起也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。

「有沒有打鬥的傷痕?」我問。

「沒有。死者身體內也沒有發現任何安眠藥,沒有注射過麻醉劑。」寶妍繼續說:「也沒有你所說掙扎的痕跡,亦沒有用上任何的毒,讓死者不能行動或昏迷。死者體內的肌酸酐數值(Creatinine)正常,不是中毒。很奇怪...」

「感覺就像是他『自願』被殺一樣。」我比她更早說出重點。

「正確來說,是『自願被鑽了七個洞後被取出心臟』,而且在死前一刻,張慕全應該還是清醒的。」

「有人可以面對這可怕的痛楚而不大叫出聲嗎?」我問。

我打開了老馬給我的口供,上面寫著左邊與樓下單位的住客,也沒有聽到慘叫的聲音。

「痛苦叫出聲?天曉得,有些人可以憑著意志力去抵抗痛苦。」她回答:「還有一件事,在張慕全的口腔內,沒有發現其他的物料,即是說,兇手沒有在張慕口中塞進任何東西,阻止他大叫。」

憑意志力可以忍受胸骨被鑽七個孔?關羽刮骨療毒的故事嗎?

不可能吧...

「另外,從他的胃部消化物來看,張慕全死前吃了一個麻油味公仔麵。我檢查過食物的殘渣,沒有任何的毒素。」她補充:「當然,世界上還有很多毒素未被人類發現,你也可以從這方面調查。」

是這樣嗎?

「他進食的時間是?」我問。

「根據消化的情況,大約是死前十五分鐘。」她說。

即是說,張慕全不是很久前被殺,而是在吃完公仔麵後十五分鐘才被殺死。

我再次看著MacBook上我剛才打出的星座內容。

「寶妍。」

「怎樣了樂禍?」

「妳是什麼星座的?」我問:「妳相信星座嗎?」

「處女座。」她反問:「我不太相信,為什麼這樣問?」

「如果,十二星座中,其中一個是兇手,妳覺得會是哪個星座?」

「嘻,樂禍你也變得迷信了嗎?」她想了一想:「可能是跟你一樣的星座。」

跟我一樣?

嘿,不可能,因為...

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星座。


《我們一生,都在找尋一個適合自己的星座。》



《戀上十二星座》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(7月14日繼續連載)
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8
Web Site Counters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