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第一章-神秘少女 (1-6)| |第二章-調查事件 (1-5)| |第三章-婚宴重聚 (1-3)| |第四章-我們的回憶 (1-6)| |第五章-我們的時代 (1-7)| |第六章-後悔的初戀 (1-4)| |第七章-我們的秘密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連載中...
分享到你的facebook

電影少年-第七章-我們的秘密(2)   作者:孤泣


 「靜儀,妳昨天說要上堂,是上什麼堂?」我問。

 「我在學西班牙文啊。」

 「西班牙?」

 「我覺得很浪漫。」靜儀說。

 「聽說你們兩個經常聯絡,還二人世界一起吃飯。」佩詩奸笑著說。

 「沒什麼,只是訴說舊事吧。」我說。

 「嘻,沒錯,訴說我們兩人的秘密。」靜儀說。

 「真的這麼簡單嗎?」柏威加入說:「不過說開秘密,其實你們記得自己埋了什麼在沙灘嗎?」

 「我完全沒有印象。」展龍說。

 「我也是。」家輝說。

 其他人也在搖頭。

 「今晚即將揭曉!」我說。

 「真的非常期待。」靜儀說。

 沒錯,真的非常期待,我們每一位也很想揭曉自己遺忘了的秘密。個多小時的車程,終於來到了我們的目的地-石澳,我們首先的活動就是到預約好的燒烤場,這個年頭已經再不需要自己生火透爐,生火透爐變成了一門生意,香港人真有生意頭腦。

 我們來到了一個已經萬事俱備的燒烤爐旁,開始享受遲了的午餐,她們「那一個墟」依然非常投契,像男人不可進入似的,而我們幾兄弟也不甘示弱,話題正討論著神秘少女!

 「你和靜儀上了那個地址嗎?」展龍問。

 「上兩星期已經跟你們說了,又問。」我有點不耐煩地說。

 「之後呢?之後有下文嗎?哈哈。」柏威奸笑。

 「衰仔,正經點吧。」展龍最愛拍柏威的頭:「你說留下了聯絡電話,但一個月也沒打給你,有點奇怪。」

 「我才不這樣想。」家輝分析道:「一個陌生人留下電話,如果是我也不會理會,何況是一個六十多歲的婆婆。」

 「這我也有想過,不過我有寫下了她的名字,她應該會感到奇怪,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呢?而且一個六十多歲的人,不可能沒有家人吧。」我說。

 「如果她真的沒有家人,而且又不識字呢?」柏威說。

 「不識字?這個我沒想過啊,六十多歲的婆婆不識字又正常不過,聽落又有點道理。」我認同柏威。

 我們幾個也面面相覷,百思不得其解。

 我突然說:「不過麻美已經沒有再出現了,故事就當這樣完結吧,世界上實在有太多東西不可解釋了。」

 「我還是覺得和靈異事件有關。」柏威說。

 「有這麼多實證,你還是覺得是靈異事件嗎?你看太多鬼片了。」展龍辨駁。

 「對,就好像不速之嚇(The Others)的妮歌潔曼和兩個孩子一樣,最後才知道自己原來才是鬼!」柏威很認真地說。

 「唉,算了吧,你問這個神婆,他可以連銀行擠提也說成靈異事件。」家輝沒好氣地說。

 「總之不要再想太多,有時不見了的鉛筆,努力找也找不出來,但有一天又會自自然然出現在你的面前。」我說。

 「沒錯,不要想太多,你看你的香腸變了非洲黑腸了。」展龍笑說。

 「Oh My God!」

 這神秘少女我開始漸漸遺忘,只因有更加重要的事令我費神。這個月來我與靜儀的關係非常密切,我就像被她無形的魅力再一次吸引著,英雄難過美人關?但我又不是英雄,為什麼要難過呢?自視過高的人,情場總是失敗收場。我篤信。

 「我要吃雞翼啊!」突然有人拍我背部,我非常吃驚,從幻覺中回到現實。

 「大雄,你又在自我陶醉嗎?」靜儀笑說。

 「沒有,沒有,雞翼沒問題。」我有點心虛。

 其實這樣的關係也不錯。我又變回了中學時代的自己嗎?

 「燒雞翼沒問題,不要叫我透爐就好了。」我接著說。

 「現在那需要透爐,不像以前要自己一手包辦。」佩詩加入說。

 「說開透爐,靜儀妳最後為什麼跟那位『透爐師兄』分手了?」柏威八卦地問。

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,但又不太想知道,矛盾至極。

 「他?他是一個過份關心與束縛的人,最初還可以,但後來他不准我跟其他男生說話,電話也不可以接,最後發生了不愉快的事件,我接受不了,結果分手了。」靜儀說。

 「這樣的男人也太過份了,強行奪去了別人的生活圈子。」煒晶說。

 「還好,我不是這樣的男友。」展龍自豪地說。

 「你反而過份放縱才對!」煒晶不屑地說。

 「女朋友大人,我太相信妳才給妳放縱,給妳空間啊。」展龍一面可憐的樣子。

 「算你吧。」

 「你們兩位不要耍花槍,很肉麻啊。」柏威說。

 女人就是這樣,過份關心叫束縛、給與空間叫放縱,做男朋友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,當然一樣米養百萬人,但依然是有能者居之。

 「不過十幾年來我們幾個也叫他『師兄』,其實他叫什麼名字?」家輝問。

 「他叫李小明。」靜儀說。

 「李小明?好像那裡聽過這個名字。」佩詩奇怪地說。

 「全香港幾萬個李小明,這麼普通的名字,小學中文教科書也出現過啦。」柏威說。

 「但不是在教科書看到的...好像...」佩詩在回憶中。

 「不要想了,燒好的牛丸給妳吃。」家輝說。

 「好啊,我最愛吃牛丸。」

 李小明這個名字,在電話薄中,沒有幾百個也有幾十個,同名絕對不足為奇,不過佩詩這樣一說,我又好像在那裡看過這個普通的名字。

 李小明。


放棄需要勇氣,尤其在寂寞的時候。獲得需要耐性,尤其在迷戀的時候。

續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09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