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GAME01-捲入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|GAME02-攝影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|GAME03-尋找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|GAME04-KILLER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(9)| (10)| (11)| (12)| (13)| (14)| (15)| (16)| |GAME05-孤島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(9)| (10)| (11)| (12)| (13)| (14)| (15)| (16)| |GAME06-搶奪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(9)| (10)| (11)| (12)| (13)| (14)| (15)| (16)| (17)| 連載中...
分享到你的facebook

GAME06-搶奪(3)   作者:孤泣


 Tina走了後,房間只餘下我一人,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複雜,擔心著俐靜同時痛恨我一生的摯友。

 這個人性遊戲簡直是不知所謂! 我把iPhone的鏡頭正面對著自己大叫:

 「幹你娘!變態的家伙!我就跟你拼到底!」

  在場沒有人,也沒有人回應,但我知道在看的人,是看得見聽得到我這句說話。

 「鈴...鈴...」十分鐘後提示聲響起。

 我走出了吊橋,風很大,吊橋也在搖搖晃晃,我想到了俐靜一定也跟我一樣,很想早點見到我,我的腳步沒有半點猶豫,走過了吊橋,來到了五扇門的場地。

 我仔細地尋找俐靜留下的「暗號」,就在第五道門的手柄上我看見一條粉紅色的扎髮橡皮圈,橡皮圈上是士多啤梨奶昔形狀的公仔。

 是俐靜最愛的士多啤梨奶昔!

 我急不及待衝入內看,眼前的是一道仿照礦場結構設計的走廊,昏暗的燈光下,走廊全由礦石與木樑堆砌而成,空氣中更夾雜著濃烈的沙石味道。走了二十步,左手面有一道鐵門,門外牆上兩旁掛著燃燒著的火炬。

 進去嗎?還是繼續前進?我想起了RPG電玩遊戲的情境。

 我推門而進,是一間細小的房間,在房間的深處有一個陳舊的木箱。

 「幹!真的是RPG寶箱嗎?」我對他們把人命轉成遊戲強烈的不滿。

 我打開木箱,內裡藏著一把日本武士刀,還有一張字條:「遊戲的武器,勝負的分野。」

 這樣說俐靜進來後並沒進入過這房間拿取武器,我更加擔心,而我更聯想到在其他的房間入口,也有這樣的「寶箱房」。

 我拿著武士刀離開,看著iPhone上簡單的地圖繼續前進,我在想俐靜應該在出口處等待著我。iPhone地圖畫面上除了我的藍點在移動著,還有紅點同時移動,不過距離還離我很遠。

 五分鐘後,我來到一間更大的房間,燈光比在礦場走廊光亮,房間的中央還停泊著一架小型的挖掘機,問題是...房間中沒有我想找的人,只有更多的出口。

 三個不同的出口。

 「幹!」我大叫。

 「俐靜妳在哪裡?!」我繼續大叫。

 獨處面對可怕惡劣的環境,身心俱疲,我知道俐靜比我更甚,我要更快找到她,因我承諾過,一世也要保護她!

 「轟!」

 突然在出口處傳來震撼的爆炸巨響,我心中出現了可怕的念頭。我火速走到其中一處傳來濃烈燒焦味道的出口。

 「俐靜!妳不要有事!」我心中祈禱。

 我走到出口處,只有一條鋼鐵做的樓梯,我喘著氣從鐵梯往下走,發出了「登、登、登」的聲響。

 來到了鐵梯的底層。

 在暗黑的走廊轉角處,我呆呆地坐在梯級上,汗水在每一個毛孔滲透而出,在我面前,是一幅毛骨悚然的畫面。

 我身體不停在顫抖,手乏力地拾起在地上的GUCCI錢包...

 俐靜也擁有同一款的錢包!

 「不要!不要是妳!」我心中默默在祈禱。

 在我面前的是...一個不「完整」的人。

 不只是血肉模糊...不只是身首異處,是接近灰飛煙滅...

 一隻被炸斷的手臂掛在梯級的扶手上搖搖欲墜...一隻雪白的大腿躺在血泊之上...還有,只餘下下半身的小蠻腰。

 血水瘋狂地灑滿牆壁與天花。

 「不要!不要是妳!」我再一次流下了眼淚。

 我把GUCCI錢包打開...

《通常,不自量力的人總是信心十足;通常,自作多情的人總是死心不息。》


續.
GAME06-搶奪(4)六月十四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1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