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 |第一章-神秘調查員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第二章-假死組織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第三章-死亡短訊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第四章-恐怖牛頭傳說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第五章-假死組織二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第六章-血色的報復 (1)| (2)| (3)| (4)| (5)| (6)| (7)| (8)| 連載中...
分享到你的facebook

第六章-血色的報復(4)   作者:孤泣


 晚上,我約了陳耀明再次見面。

 我首先看一看他的雙手手掌...奇怪...為什麼沒有的?我握著他的手腕放在眼前認真地看。

 「怎樣了?」他莫名其妙。

 「沒什麼。」

 然後把一份新聞報導的COPY給他看。

 「一名二十五歲少女,懷疑因感情問題,於七樓住所全裸跳樓身亡!」

 他的眼神非常驚訝,眼泛淚光,拳頭緊緊地握著。我把我的推斷一五一十地說出,當中包括有人想殺死他的事。我覺得已經不用再隱瞞什麼。

 「我見過她..不過,我想不起其他的事。」他痛苦地回憶著。

 「我推斷,從前的你跟其他兩人,或者更多,傷害了這一位女死者,然後,女死者的男朋友或是朋友,為她報仇,而兇手的目標,除了你們外,還有被害人身邊最深愛的人。同時我相信,下一個目標就是你!」

 「從前我究竟做過了什麼?做過了什麼?」他的淚水流下。

 「我更相信,有人把你的記憶洗去,給你人生一個新的開始。」我指著他。

 「我做錯過什麼?為什麼要把我的記憶洗去?」

 「天知道!」我也無奈地嘆氣:「現在我們唯有等兇手的出現,然後問過清楚明白,最重要是,把他緝拿歸案。」

 「報警!我不如報警?」

 「沒用的,警方不會相信,我們沒有證據,而且他們的人之中,必定有內鬼!」我想起了「假死組織」。

 我的電話響起,沒有來電顯示。

 「喂?」

 「田偵探,你找到我要找的人了嗎?」


x x x x x x x x x x


 半山山頂住宅區。

 他把一個女人的頭顱割去,然後換上牛頭,技巧也成熟多了,可惜控制不了血花四濺的景象。

 「不要...不要...」另一個男人迷迷糊糊地說著,他本想大叫,卻叫不出來。

 「別怕,很快就到你了。」他奸笑的表情非常詭異。

 他把椅子移過來,然後把女人放在椅子上。

 他把牛頭人身的女人,肚皮貼在椅子的坐位位置,雙手垂下、雙腳屈曲,做成了一個像嬰兒「爬行」的姿勢,然後用魚絲固定。

 這件「藝術品」只完成了一半。

 他為了令女人更像一頭「牛」,他用菜刀用力地向她的手腕斬下...首先是左手...然後是右手...

 鮮紅的血噴到男人的身上,他卻什麼也不能回應,只有當場失禁來表達他的驚慌...極度驚慌!他把女人的兩隻手掌掉到男人的面前,然後拿出了一些東西。

 「這是牛的手?還是牛的腳呢?真不知怎樣分別。」他自言自語地說。

 他把不知牛手還是腳的「異肢」用同樣的方法接駁上女人的手腕上,用針線連起。

 之後到雙腳,他用力地斬下了女人的小腿,力度大得椅子也左搖右擺...「換」上了另外的牛腳,他就如小時候砌高達模型一樣,小心翼翼地砌著...砌著。

 最後,他把過重垂下來的「牛頭」用照相機的腳架托著。

 十分鐘時間過去,他終於完成了他的「藝術品」!

 一個牛頭、牛手、牛腳的女人,爬在椅子上,姿勢就如一頭真真正正的牛一樣!

 血腥的氣味,襯托出這「藝術品」更加栩栩如生 !

 「媽的,只完成了一個,還有另一個。」他憤怒地看著失去知覺的男人:「這次還是先斬下雙手雙腳,看看你痛苦的表情,最後才割下你的頭顱!你知道嗎?我在你房間噴的催眠氣體是最輕量的!哈哈哈哈!」

 防毒面具下的他瘋狂地大笑著,可惜,已經沒有人聽到,家中的工人也正呼呼入睡,叫也叫不醒來。

 「啊!對不起!你先等我一下。」他跟動彈不得的男人說:「我要先打一個電話。」

 他按下了號碼...

 「田偵探,你找到我要找的人了嗎?」

《為何愛得辛苦?只因仍然在乎。》


續.
第六章-血色的報復(5) 二月二十九日繼續連載.

上一頁 | 下一頁


1280x800 -- -- Lwoavie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004-2011
Web Site Counters
.
eXTReMe Tracker